登录邮箱:  忘记密码?

毕马威发布中国对澳农业投资报告

编辑: 发布时间:2013-11-20 10:24:43 来源:中国贸促总会

      近来人们已形成这样的印象:越来越多的中国投资人正在收购澳大利亚农业用地。然而全球知名会计师事务所毕马威(KPMG)与悉尼大学中国研究中心联合制作的一份专题研究报告揭示中国并非对澳农业投资大国,事实上,中国持有的农业地产权益比例不足全澳总量的1%。
      10月29日毕马威正式发布名为《解密中国在澳农业投资》的报告,就中国对澳洲农业及农企大规模商业投资的规模与构成进行了全面解析。数据集主要涵盖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实体通过并购、合资或绿地项目进行的投资,同时也包括位于香港、新加坡及其它地区中资分支或特殊功能公司进行的投资。交易案例规模均在500万澳元以上。
      报告分析了中国食品需求现状及模式,并为澳洲企业如何吸引更多投资提供实际操作方案。报告合著者毕马威亚洲商务部主管范信德(Doug Ferguson)称现在是就这一问题进行辩论并予以关注的适当时期。中国不仅是澳大利亚最大贸易伙伴,而且是全球120多个经济休的最大贸易伙伴。包括新西兰等许多国家均在竞争农业贸易机遇及投资,而农业领域外国投资是业内人士、政府及社会正在面临的复杂问题。
      事实上,中国企业在澳洲进行农业投资时保持相当谨慎的态度。研究发现,与对采矿及液化天然气领域的大规模投资不同,中国对澳农业投资仅是最近几年才开始,交易总值及数量都较小。毕马威研究发现,2006年以来中国对澳农业投资总数仅10起,累计价值为10.5亿美元。
      悉尼大学商学院亨德里斯切克(Hans Hendrischke)介绍称,去年中国对澳农业投资(包括山东如意集团投资库比棉花农场)占对澳全部直接投资的比例不到3%。从总体来年,2006-2012年间,仅2%的中国对澳直接投资流入农业领域。2012年底,中国位居澳大利亚第9大农业投资国,远落后于美国、英国和日本。外国企业持有的澳洲土地比例为11.3%,中国公司所持份额不足1%。
      从区域来看,2006-12年,新南威尔士州吸引到的完整中国农业投资最多,占总额的近50%。其次是昆州(40%)、西澳(5%)和塔斯马尼亚(5%)。交易规模总体小于其它行业,60%的案例在500-2500万美元之间,仅10%的交易规模在5亿美元以上。
      与其它国家相比,中国对澳洲直接外向投资(ODI)呈现四大特点:
      一、食品安全高于食品保障
      KPMG指出,中国对澳农业投资的基本动力源自于对多样、高品质农产品的需求,而非达到食品保障方面的长期目标。需求最大的类别为肉类、乳制品、葡萄酒、蔬菜及其它加工、品牌食品。澳大利亚在这些方面具有产业优势,可供应可靠的特级安全产品。由食品保障向食品安全的转移意味着商业战略的调整。食品保障通常与大宗农业商品出口相关,且重度依赖政府间政策安排。食品安全则由市场驱动,依赖产业举措及恰当的商业战略。
      范信德称中国新生中产阶段正在崛起,饮食消费习惯开始发生变化。理解未来的食品需求及中国人口状况很重要。澳大利亚食品产业在向中国3亿以上中等收入人口,供应安全、优质肉类、乳制品、葡萄酒、蔬菜及其它加工、品牌食品方面所获机遇会呈指数式增长。中国消费者的饮食习惯和模式正快速西方化,进入这一市场的人口将于2022年达6.33亿。
      中国消费者面临的选择增多,对食品安全也越来越关注。相对于本土品牌及产品,他们更喜欢外国生产的进口加工食品。
      二、探索式投资
      中国投资人正在尝试了解和把握各种涉农产业的商业机遇及合作、整合模式,不断积累经营,以更好地应对在澳农业投资与农企运营的复杂性。毕马威研究发现,在澳投资的10家中国企业中仅3家具有国际农业领域运营经营。
      三、倾向于掌握控股权益
      较矿业及天然气等国有企业占据主导地位的领域,中国私营企业在农业投资方面更为活跃。按累计交易价值计算,私人投资约占总投资的35%。以交易笔数计,私人投资占总数的67%。
      KPMG研究发现,中国投资人对澳洲农企投资时倾向于收购多数权益。亨德里斯切克称这或许是因为农业资产通常小于矿业、天然气或能源项目;另外澳洲农企多由家族经营,农业劳动力老龄化正在加重。年轻一代选择脱离土地,转入其它高收入行业,这意味着澳大利亚所有者放弃股权的意愿正在上升。
      澳大利亚家族务农模式不断遭受打击,农企承受较大资金及社会压力的情况下,充分利用增长机遇的能力受限。如何提高农场盈利水平成为亟需解决的问题。
      四、中国投资人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
      报告认为,中国投资人可以并应当在解决这一问题中发挥重要作用。范信德称,澳洲企业需要理解中国及亚洲市场复杂状况的合伙人,建立内部联系,以快速打入新市场获得利润。澳洲农企也需要合作伙伴,共同投资初级生产及综合食品加工产业,实现规模经济。澳大利亚需要培养和激励年轻人重归农业寻求发展。同时,中国可通过适当的工作签证项目,输送高学历农业科学技术人才,确保澳大利亚在季节性顶峰期满足市场需求。

评论()】【加入收藏夹】【打印】【关闭
贸易之窗网简介 - 大芬油画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诚征合作